北归还_

一条废鲱鱼。
叫本鱼白七就好。

【全职高手|周叶(也许)】不夜城(0)

 
·我,又来了。

·这其实是一篇周叶长篇的Chapter.0来着…就先放在这儿吧反正也没人看【跪着哭泣】。

·咱们就把它当成一个无意义小短篇吧orz!

·会不会有后续?嗯,好!这是一个值得深思熟虑的问题!【不】。

·架空,虽然我已经不清楚自己到底胡诹出了个啥٩( ᐛ )و。

·下面正文。
 
 
────────────────────
 
 
“我拒绝。”
 
 
年轻人靠在沙发的一端,指尖夹着未燃尽的烟,表情漫不经心,可声音里却掺杂着一丝坚决的意味。
 
 
“别再任性了,叶修,你应该知道这对叶家意义重大,是由不得你的。”中年人又嘬了口手中的红茶,便随手将价值不菲的青瓷茶具递给了一旁的女佣,起身整了整并无褶皱的大衣,手杖轻敲地面,“订婚仪式在本周末举行,服装和具体的事项已经由人送到你的房间,好好回想回想你那些该有的礼仪。”
 
 
被唤作叶修的年轻人没有动作,只是看着之间升起的青烟缓缓爬高然后消散,直到关门声响起。
 
 
他碾灭了手中的最后一截烟头,想再掏出一根,却发现烟盒已是空空荡荡,索性将其叶一并扔去。
 
 
“去他的联姻。”
 
 
十八岁的叶修从未见过人们口中国王最疼爱的小女儿,世人说她是清晨盈着露水的郁金香,有着被天使亲吻过的琥珀色眸子,是不夜城的第一缕阳光。
 
 
而现任国王冯宪君却是想以政治联姻的方式,来拉近当今的王室与身为c国三大商业巨头之首的叶家之间的关系,并以此稳保冯氏在王位上坐得长久,叶家的现任掌权人也自是乐得攀上这根黄金橄榄枝。
 
 
本就淡泊亲情,哪里顾得上儿子口中所谓的自由婚姻。
 
 
听闻了这一消息的叶修自然是张口拒绝了父亲为他安排的婚事,叶夫也不恼,只是偏头吩咐了佣人几句,而后罚他禁足三日,并绝其饮食。
 
 
三日过后,眼神中难掩疲累的叶修仍旧挺直着脊梁骨,坐在大厅的沙发上,望着自己的父亲嘴角上扬起淡漠的弧度,一字一顿的说出了“我拒绝”这三个字,掷地有声。
 
 
望着书桌上熨叠整齐的衣物,叶修第一次有了一种想法,这是他在之前的少爷生活里想都不会去想的,也是极不负责任的。
 
 
离家出走。
 
 
没错,叶修从来就不是什么甘于委曲求全的人。
 
 
平时懒成一摊烂泥的人,一旦决定了什么之后倒是一点也不含糊,在佣人面前表现出一副如平时那般若无其事的样子,床下藏着的箱子却是渐渐塞满了物什。
 
 
白昼黄昏,周而复始。
 
 
时间来到订婚典礼的前夜。
 
 
叶修抖了抖最新一期的报纸,坐在床沿,一行行文字在视野中掠过 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其实一个字都没有看进去。
 
 
目送着陪伴了自己整个少年时代的管家确认完各类事项后退出房间,皮鞋跟与大理石地面的碰击声渐渐远去,他起身将手中的报纸随手扔在了床上,顿了一会后还是决定将他整齐的叠好并摆放在书桌的一角。
 
 
一手提着市面上再寻常不过的皮箱,一手微微发力前推,木质窗格伴着略有刺耳的陈旧声音在月色中向两侧退开,叶修再一次检查了绳结是否牢靠后,回过头来,最后一次扫视了一圈这个与自己朝夕相处了近二十年的屋子。
 
 
墙壁上因幼时与叶秋打闹而留下的痕迹,已经在名为的岁月车辙的碾压下变得模糊不清,就连脑海中萦绕不去的过往种种回忆,如今也只能从中咀嚼出一丝苦涩,他那名叫叶秋的双胞胎兄弟已经成为了家族内定的继承者,怕是再也躲不过被强行安排的命运。
 
 
或许他还不知道,曾经亲密无间的兄弟二人,从今以后,在此次叶修的一时决定的影响下,即将背道而驰。
 
 
手中麻绳的手中麻绳的粗粝感让短暂出神的叶修拉回目光,不再迟疑,借力翻过了高度及腰的窗台,一袭黑衣在空中划过优美的弧度,牛皮短靴在被长年风雨侵蚀的斑驳红砖上无声轻踏,事先构思的路线图在脑海中显现。
 
 
他也数不清自己究竟躲过了多少次卫兵的巡逻,翻过了多少堵青苔蔓延的围墙,一双好看的手被砂石划出或深或浅的细痕,不常运动的躯体渐渐渗出一层薄汗。
 
 
当跃下最后的石墙,感受到脚下土地的实感后,叶修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叶氏家族时代居住的古堡在今夜朦胧的月色中被勾勒出模糊的黑色轮廓,身处人迹罕至的逼仄角落,眼前的砖石巨物有了不一样的肃穆,身后不远处的幽深丛林不时传出夜风掠过的轻响。
 
 
再见吧。
 
 
不,也许是回不来了。
 
 
碎石小道边停放着古旧的马车,煤油灯闪着忽烁的昏黄,将斜靠在门边的人映照得晦暗不清,宽大的斗篷帽将来人的眉目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
 
 
“这位先生,你可想好了。”略有沙哑的声音在这寂静的林子里响起。
 
 
“我付钱可不是想让你来装个假正经的。”
 
 
叶修掏出随身携带的烟盒,抖出一根烟叼在了嘴里。
 
 
“得了吧,你那点钱还不够我去窑子里爽一晚的。”
 
 
“你的脑子里除了女人其他都是积水吧。”
 
 
“我可去你妈的吧,正经问你事儿啊,你说你这是为了什么?当明天的钟声敲满六下,你可就再也回不去了。”
 
 
“我说是为了自由,你信吗?”
 
 
“那你小子可真是被纸醉金迷给糊住了脑子。”
 
 
“呵呵。”
 
 
“那么一问换一问,你又是何苦沦落至此,”缕缕青烟弥漫在这一方空间之中,模糊了两人之间的距离,“曾经的天才术士,原蓝雨首领?”
 
 
一瞬间,疾风平地起,宽大的斗篷帽被掀落,露出眼前人印刻了风霜的面庞,未剃尽的胡须星星点点的落在下巴以及脸的两侧,眼下是淡淡的青黑,全然不见当年风光无限。
 
 
袍袖被风卷起一角,左臂上复杂的铭文正兀自散发着淡淡荧光,其位于手背的七芒星仍旧显现着黑色,但当你直视它时,你的心神仿佛都被其引去,陷入其中,难以挪开目光。
 
 
叶修轻笑。
 
 
“我说老魏,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个二愣子赶潮流,给纹了个花臂呢。”
 
 
“去你妈的,滚蛋。”
 
 
 
──────────TBC/END──────────
 
 
不晓得要打啥tag…真的懵逼。

评论(9)

热度(13)